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全文筆數/總筆數 : 75035/106099 (71%)
造訪人次 : 19434198      線上人數 : 235
RC Version 6.0 © Powered By DSPACE, MIT.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IR team.
搜尋範圍 查詢小技巧:
  • 您可在西文檢索詞彙前後加上"雙引號",以獲取較精準的檢索結果
  • 若欲以作者姓名搜尋,建議至進階搜尋限定作者欄位,可獲得較完整資料
  • 進階搜尋
    請使用永久網址來引用或連結此文件: http://nccur.lib.nccu.edu.tw/handle/140.119/19280


    題名: 俄國二十世紀20-30年代文本的宗教意識研究
    作者: 賴盈銓
    Lai, Ying-Chuan
    關鍵詞: 精神寫實主義;社會主義寫實主義;「新中古世紀」;福音教導文本;New Middle Age;evangelistic text;socialistic realism;spiritual realism
    日期: 2005-06
    上傳時間: 2008-12-29 14:24:08 (UTC+8)
    摘要: 本文擬探討社會文化劇烈變遷時期的社會主義寫實文學及其「同路人」(布爾加科夫(М. Булгаков)的《大師與瑪格麗特》(Мастер и Маргарита)、普拉托諾夫(А. Платонов)的《切文古爾鎮》(Чевенгур))與僑民作家什米寥夫(И. Шмелёв)和札伊采夫(Б. Зайцев)創作中的宗教意識。 奧斯特洛夫斯基(Н. Островский)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Как закалялась сталь)作為社會主義寫實主義的代表作,其所體現的是社會主義革命新人的榜樣,是主要人物保羅.柯察金以整個生命參與革命及社會主義建設為最大生命價值與意義。福音書對布爾加科夫而言是故事神話化的題材,而不是主要思想,《大師與瑪格麗特》對讀者的影響應是正面觀照人性弱點與自我洗滌(катарсис),這應是布爾加科夫之福音書與正統福音書殊異之處。\r 僑民作家什米寥夫及札伊采夫所寫有關懷念祖國生活、歷史及許多感時憂國的政論文字中,他想像中的俄羅斯是永恆的俄羅斯,是神聖的俄羅斯。對於「新中古世紀」的蘇聯時期,作者無論在海外創作或者在蘇聯土地上,都是不得其所。札伊采夫處於相當特殊的時空,在文字與情感都與整個教會生活和東正教世界觀結合在一起,體現了「神聖俄羅斯」的世界觀。 普拉托諾夫的《切文古爾鎮》的共產主義覆上東正教色彩,說明傳統就是生活的根基,無法完全拋棄。奧斯特洛夫斯基的社會主義寫實主義是利用東正教傳統的形式的假宗教,奧斯特洛夫斯基也追求「神聖性」,不過這種神聖性是以馬列唯物主義思想為基礎,犧牲自己改造全世界為共產主義社會(天堂)的神聖性,但卻棄絕傳統終究經不起時代的考驗,而成為歷史遺蹟,上述四種藝術文本各展現出不同形式的宗教意識。 作為文化轉型期之二十世紀20-30年代,俄國作家作品所呈現的主要是以無神論及東正教為兩極的宗教意識光譜。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religious mind of Soviet major works in an epoch of cultural transformation, i.e. 20-30 years of XX century. Our interest focuses upon N. Ostrovsky (exemplary writer of socialistic-realism) and the so-called “fellow travelers”: M. Bulgakov, A. Platonov together with emigrant writers, B. Zaitsev and I. Shemeliov) The positive hero in Ostrosky’s How Steel Was Tempered embodies the greatest value and significance of socialistic revolution and construction, which is used by the authorities and ideologist to replace the Orthodoxy. The utopianism of Platonov’s Chevengur in linguistic, ethic sense, deviates from the norms. Tragicomically, Chevengur is tinted with Christian idea. The Gospel is considered by M. Bulgakov as a source of mythology, not source of faith. But the impact of the Master and Margarita on the reader is rather mental, emotional than spiritual. B. Zaitsev and I. Shemeliov moved the ideal of “Holy Russia” back to the works. All of the writers mentioned above pursued their highest ideal of art, holiness in their own way.
    關聯: 俄語學報,9,98-122
    資料類型: article
    顯示於類別:[斯拉夫語文學系] 期刊論文
    [俄語學報 ] 期刊論文

    文件中的檔案:

    檔案 大小格式瀏覽次數
    09.pdf1919KbAdobe PDF1980檢視/開啟


    在政大典藏中所有的資料項目都受到原著作權保護.


    社群 sharing

    著作權政策宣告
    1.本網站之數位內容為國立政治大學所收錄之機構典藏,無償提供學術研究與公眾教育等公益性使用,惟仍請適度,合理使用本網站之內容,以尊重著作權人之權益。商業上之利用,則請先取得著作權人之授權。
    2.本網站之製作,已盡力防止侵害著作權人之權益,如仍發現本網站之數位內容有侵害著作權人權益情事者,請權利人通知本網站維護人員(nccur@nccu.edu.tw),維護人員將立即採取移除該數位著作等補救措施。
    DSpace Software Copyright © 2002-2004  MIT &  Hewlett-Packard  /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IR team Copyright ©   - 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