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全文筆數/總筆數 : 78432/108047 (73%)
造訪人次 : 20257323      線上人數 : 608
RC Version 6.0 © Powered By DSPACE, MIT.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IR team.
搜尋範圍 查詢小技巧:
  • 您可在西文檢索詞彙前後加上"雙引號",以獲取較精準的檢索結果
  • 若欲以作者姓名搜尋,建議至進階搜尋限定作者欄位,可獲得較完整資料
  • 進階搜尋
    請使用永久網址來引用或連結此文件: http://nccur.lib.nccu.edu.tw/handle/140.119/115331


    題名: 尋找「自我」:屈原辭新論
    作者: 廖棟樑
    貢獻者: 中國文學系
    關鍵詞: 屈原;屈原辭;經驗自我;詩性自我;抒情自我
    Qu Yuan;Qu Yuan‘s Literary Works;Experiential Self;Poetic Self;Lyrical Self
    日期: 2014
    上傳時間: 2017-12-22 17:34:28 (UTC+8)
    摘要: 作為第一位偉大的自傳詩人,屈原的詩歌被我們認定為「自我」(self)與角色(role)的統一,尤其從抒情詩的角度言,創作與詩人有密切的關係。然而,《楚辭》研究者不管是「歷史派的傳記批評」,抑是「藝術派的去傳記化批評」,都把屈原作品逕視作「傳記」(biographical reduction)的產物。其實,詩人通過詩歌形式的稜鏡將個人經驗投射至自己的作品上,其個人「自我」不是忠實的記錄,而是詩人生活的虛擬呈現(virtual presentation),是從詩人內在經驗和詩歌形式之間的互動而生發的藝術存在。有鑑於此,我們可以假設,對於屈原,詩歌寫作不僅僅是情感抒發的自然形式,也是創造出一個為後世銘記的個體「自我」的一種手段,借用福柯的說法是一種「自我技藝」(techniques of the self),以由此而指向道德性的主體。「恐情之不信兮,故重若以自明」(〈惜誦〉)、「道思作頌,聊以自救兮」(〈抽思〉)、「介眇志之所惑兮,竊賦詩之所明」(〈悲回風〉),屈原如此說明。的確,在他之前或同時,沒有中國詩人可創造出這樣一個多面且引人入勝的個體形象。這一詩性自我(poetic self)不是經驗自我(experiential self)的直接呈現,也不是詩歌中虛構的說話人,而是二者天衣無縫的混合體。屈原的這一創造的重要意義呈現在兩個方面:一、把詩人私密的感情和思想轉變成了對所有時代的讀者都有普遍吸引意義的藝術表現;二、把《詩經》四言體和民歌這兩種非個體化的詩歌形式改造為楚辭體作為個體詩人的自我臨現與定義。 總之,本計劃試圖超越「傳記化」和「去傳記化成分」兩端,細察屈原人生經驗和詩作之間的互動關係。詩人如何將個人情感和「楚辭體」相融合,從而使「經驗自我」轉化為吸引讀者的「詩性自我」。藉此,說明屈原辭中的自我不能看做是忠實的傳記記錄,而是一位詩人經驗自我的藝術重塑。
    Searching for “Self“: The Latest Discourse on Qu Yuan‘s Literary Works
    關聯: 執行起迄:2014/08/01~2016/07/31
    103-2410-H-004-144-MY2
    資料類型: report
    顯示於類別:[中國文學系] 國科會研究計畫

    文件中的檔案:

    檔案 描述 大小格式瀏覽次數
    103-2410-H-004-144-MY2.pdf732KbAdobe PDF18檢視/開啟


    在政大典藏中所有的資料項目都受到原著作權保護.


    社群 sharing

    著作權政策宣告
    1.本網站之數位內容為國立政治大學所收錄之機構典藏,無償提供學術研究與公眾教育等公益性使用,惟仍請適度,合理使用本網站之內容,以尊重著作權人之權益。商業上之利用,則請先取得著作權人之授權。
    2.本網站之製作,已盡力防止侵害著作權人之權益,如仍發現本網站之數位內容有侵害著作權人權益情事者,請權利人通知本網站維護人員(nccur@nccu.edu.tw),維護人員將立即採取移除該數位著作等補救措施。
    DSpace Software Copyright © 2002-2004  MIT &  Hewlett-Packard  /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IR team Copyright ©   - 回饋